<ins id="5b0a1"><video id="5b0a1"></video></ins>
    1. <tr id="5b0a1"></tr>
    2.  
      400-633-0508
      全球高端道路與巖土工程試驗檢測設備品質供應商
      新聞資訊
      玄武巖纖維對瀝青高低溫流變特性影響研究



       

      摘要


      為探討玄武巖纖維在使用過程中對瀝青性能的影響,采用國內常規瀝青試驗和美國Superpave瀝青指標試驗對0%、1%、3%、5%摻量的纖維瀝青的改性作用進行試驗對比,研究玄武巖纖維的摻量對瀝青高低溫流變特性的影響。試驗結果表明,常規瀝青試驗中延度試驗無法對纖維瀝青進行有效評價,軟化點、DSRBBR試驗驗證了玄武巖纖維可有效提升瀝青的高低溫流變特性,但纖維摻量不宜過高,適宜摻量應為3%左右。對不同類型纖維自身性能對比分析研究發現,玄武巖纖維具有ji好的力學性能和熱穩定性,應用前景廣闊。



      關鍵詞:玄武巖纖維 | 高低溫 | 流變特性 | 性能對比


      瀝青路面因其良好的行駛質量、低噪音、施工速度快、優異的耐久性和穩定性、可回收性以及易于維護等優點被廣泛應用,且已成為我國道路建設的主要鋪裝形式。然而,在行車荷載和自然環境等因素的影響下,瀝青路面會出現如車轍、裂縫、坑槽等諸多病害,這些病害會嚴重影響路面的質量,減少使用壽命,增加養護成本??萍既藛T通過在瀝青和瀝青混合料中加入添加劑以改善瀝青及其混合料性能,延長路面使用年限[1-3]。玄武巖纖維作為諸多添加劑中的一種,屬于礦物纖維,由玄武巖石料在ji高的溫度下熔融后拉制而成的連續纖維,具有強度高、耐腐蝕和耐高溫等優點。此外,玄武巖纖維對瀝青具有增粘、阻裂和增da模量的作用,可提高其疲勞耐久性。

      很多科研人員將玄武巖纖維用于各種型號的基質瀝青和改性瀝青中,研究玄武巖纖維長度和摻量對瀝青混合料性能的影響,發現合理的玄武巖纖維長度和摻量可全面提升瀝青混合料的高溫穩定性、低溫抗裂性和水穩定性能[4]。研究表明zui佳的玄武巖纖維摻量一般為基質瀝青的0.3%~0.4%。玄武巖纖維用于瀝青混合料中的研究較為常見且詳細,但玄武巖纖維對瀝青的性能影響卻少有報道。為此,本文針對不同玄武巖纖維摻量對瀝青高溫和低溫流變特性的影響,通過軟化點、DSR、延度和BBR四項試驗驗證玄武巖纖維對70?;|瀝青性能的增強效果,并在此基礎上,評價了玄武巖纖維在基質瀝青的應用中較木質素纖維和聚酯纖維的優越性。



      原材料及制備

      玄武巖纖維

      所選用玄武巖纖維技術指標見表1


      70?;|瀝青

      瀝青采用東海牌70?;|瀝青,具體參數見表2。



      玄武巖纖維瀝青的制備

      70?;|瀝青在160℃的烘箱中加熱至流動狀態后,稱取0%、1%、3%5%烘干后的玄武巖纖維加入瀝青中,在恒溫電子烤爐上人工攪拌10min,使玄武巖纖維在瀝青中初步分散,隨即使用分散攪拌器在170℃、轉速為1000rad/min的條件下拌和,使玄武巖纖維均勻分散在瀝青中。為防止玄武巖纖維沉淀在瀝青底部,應嚴格控制攪拌時間,攪拌結束后立即澆膜進行試驗。


      試驗方法

      軟化點、延度、DSRBBR試驗按JTG E20-2011《公路工程瀝青及瀝青混合料試驗規程》中相關方法的要求進行。



      結果分析

      軟化點和延度

      軟化點是評價瀝青的基礎指標,在一定程度上,瀝青軟化點的高低決定了瀝青混合料高溫穩定性的強弱。延度則反映瀝青在低溫環境下的變形能力,是評價瀝青塑性的重要指標[5]。因此。分別對不同玄武巖纖維摻量的瀝青進行軟化點和延度試驗,結果見表3。


       


      根據表3結果可知,軟化點隨著玄武巖纖維摻量的增加而不斷升高,增長幅度在摻量大于3%后降低,說明玄武巖纖維的加入使瀝青的高溫性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上升,但隨摻量的增加,上升趨勢有所下降;延度試驗結果表明,玄武巖纖維的摻入使延度不斷降低,根據復合材料理論和現有研究綜合分析,可能是因玄武巖纖維摻入后,致使瀝青澆膜時應力集中,導致纖維瀝青在低溫環境下ji易產生斷裂,表現出纖維瀝青延度降低的假象,有的延度試驗無法用來衡量纖維瀝青的低溫性能,試驗結果與實際情況存在較大差異。



      DSR


      由于瀝青材料的感溫特性,在不同溫度環境下,瀝青抵抗變形的能力會產生相應的變化。美國為了更好地研究瀝青的高溫粘彈特性,研發了動態剪切流變儀(DSR)試驗設備[6-7]。利用DSR設備可對不同纖維摻量的瀝青進行溫度掃描試驗,分析其復數剪切模量、相位角、車轍因子隨著溫度的變化。已有研究表明,車轍因子可較好地表征瀝青的高溫穩定性,車轍因子越大,則說明瀝青在高溫下抵抗變形的能力越好。

      本試驗采用DSR流變儀在60℃、65℃、70℃和75℃四種試驗溫度下對不同玄武巖纖維摻量的瀝青進行試驗,分別得到剪切模量G?、相位角δ和車轍因子G?/sinδ,結果見圖1~3。



      從圖1~圖3可見,玄武巖摻量和溫度對瀝青高溫特性中的G?、δ及G?/sinδ有顯著影響。隨玄武巖纖維摻量的增加,此3項指標均呈上升趨勢。

      從圖3中可知,各溫度下瀝青的車轍因子都隨玄武巖纖維摻量的增加而增加,各摻量下瀝青的車轍因子都隨溫度的升高而降低,這說明玄武巖纖維可有效提升瀝青的車轍因子。其中,玄武巖纖維摻量為3%時較為合理,提升幅度zui大;在60℃環境下,纖維摻量對瀝青的車轍因子影響顯著,隨著溫度的不斷升高,這種影響不斷降低,在環境溫度達到75℃時,纖維摻量給瀝青車轍因子帶來的影響已經微乎其微。



      BBR


      彎曲梁流變試驗(BBR)同樣是由美國提出用以衡量瀝青在低溫環境下抵抗變形的能力[8-10]。經過國內外大量學者的驗證后發現,彎曲流變試驗的勁度模量S和蠕變柔量m值可有效反映瀝青的低溫流變性能。普通瀝青可通過延度試驗檢驗其低溫性能,但前文延度試驗表明無法對纖維瀝青進行有效評價。為此,基于BBR的彎曲梁流變試驗,測得不同玄武巖摻量瀝青的勁度模量和蠕變柔量。根據SHRP計劃中規定,60s的勁度模量應不大于300MPa,蠕變柔量應不低于0.3。本試驗是在-12℃環境下對不同纖維摻量瀝青進行BBR試驗,得到60s時的勁度模量S和蠕變柔量m值,其結果見表4。



      由表4可知,勁度模量均低于300MPa,m值均高于0.3,二者均符合SHRP規定要求。勁度模量S越小,表明瀝青的低溫穩定性越好,玄武巖纖維摻量為3%時,勁度模量Szui小,此時纖維瀝青的低溫穩定性zui佳;當纖維摻量增加到5%時,勁度模量S反而增da,說明纖維摻量不宜過多,否則對瀝青性能不增強反而減弱。不同摻量下瀝青的m值均高于0.3,且差異性較小,與勁度模量S相同的是,當纖維摻量為5%時,m值迅速降低,表明低溫性能快速減弱。因此,通過分析綜合勁度模量Sm值可知,玄武巖纖維摻量為3%時對瀝青低溫穩定性的提升效果zui佳。



      不同纖維性能對比研究


      纖維通常占瀝青混合料的0.2%~0.4%,量少但效果顯著,起到了橋接和加筋的關鍵作用,不同纖維因各自獨特的性能,使其在瀝青及瀝青混合料中所起的作用效果和大小也有所不同[11-12]。為了研究不同纖維自身性能的區別,從物理性能、熱穩定性能和吸油率3個角度對玄武巖纖維、木質素纖維和聚酯纖維3種主流纖維的自身性能進行評價。

      玄武巖纖維的原材料為玄武巖,取材方便且環保,其制作工藝也較為簡易且玄武巖纖維的性能優良[13-15],成為近年來瀝青路面zui常用的纖維穩定劑,應用前景廣闊;木質素纖維是zui突出的植物纖維,取材更加廣泛,因其對瀝青具有良好的吸附性及較低的成本,在瀝青混合料中廣泛應用,特別是用于SMA瀝青混合料中居多,但因其較低的強度和不耐高溫和腐蝕等性能缺陷,致使其很難得到進一步推廣;聚酯纖維作為高分子結構物,具有良好的化學穩定性、耐酸和耐腐蝕性,力學性能也較為顯著,但也存在耐堿性、耐摩性和耐高溫性能等較差的缺點。


      物理性能

      通過對纖維的物理性能進行測試,試驗結果見表5



      由表5可知,玄武巖纖維的抗拉強度zui高,遠高于木質素纖維和聚酯纖維,是木質素纖維的10倍之多。玄武巖纖維在密度方面也有著絕dui的優勢,是木質素纖維和聚酯纖維的2倍左右。


      熱穩定性

      瀝青及瀝青混合料通常在較高的溫度下進行預熱、攪拌和壓實工作但對纖維的高溫穩定性有著一定的要求,若纖維的高溫穩定性不合格會導致其整體性能大打折扣。因此,有必要對纖維的熱穩定性進行研究。

      3種纖維各取10g,放置在180℃的烘箱中6h。取出后稱取其質量,根據公式,質量損失=(加熱前質量-加熱后質量)/加熱前質量×100%計算,可得出質量損失率,結果見表6。



      由表6試驗結果可知,180℃高溫下,3種纖維都有一定的質量損失率,但木質素的損失率較大,為24.9%,從烘箱取出的木質素纖維其外觀由原有白色變成了黃色,這些現象都說明了木質素纖維的熱穩定性存在著較大的問題。而玄武巖纖維的質量損失ji小,僅為2.3%,玄武巖纖維在高溫環境下外觀沒有產生變化,綜合說明玄武巖纖維具有良好的熱穩定性。


      吸油性

      稱取烘干的3種纖維各5g,記為m1,將其分別置入玻璃杯中,加入100mL煤油并攪拌15min后靜置5min。稱取試樣篩質量為m2,將各玻璃杯中的纖維倒入試樣篩,啟動纖維吸油率測定儀,時間為10min,完成后稱取試樣篩和篩內纖維的總質量為m3,試驗結果見表7。



      根據公式吸油率x=(m3-m2-m1)/m1×100%計算,分別可得玄武巖纖維、木質素纖維和聚酯纖維的吸油率分別為56.2%、66.6%29%。木質素纖維的吸油率較好,植物纖維內部空隙率較大,吸油能力較強。玄武巖纖維的吸油率也較好,雖不及木質素纖維,但相差不大。


      經濟性分析

      根據市場實際價格對3種纖維的材料增加成本進行預算分析,按常規用量設定3種纖維的摻量均為瀝青混合料總質量的0.3%,玄武巖纖維和聚酯纖維致使瀝青用量提升0.2%,木質素纖維致使瀝青用量增加0.3%,據此得出1t瀝青混合料中3種纖維所增加的成本預算,結果見表8。



      由表8可知,每t纖維瀝青混合料所增加的費用約為:聚酯纖維61/t、玄武巖纖維40/t、木質素纖維26.7/t,其余運輸費、人工費和拌和費等費用相似,不作分析比較。結合纖維自身特性,建議采用玄武巖纖維。



      結論


      1)軟化點試驗初步驗證了玄武巖纖維具有增強瀝青高溫性能的功效,基于DSR的溫度掃描試驗證明玄武巖纖維可對瀝青高溫穩定性進行有效提升,在環境溫度為60~70℃之間時尤為明顯,溫度大于70℃時,玄武巖纖維給瀝青高溫性能帶來的提升不顯著。

      2)延度試驗結果存在較大誤差,結合現有研究發現延度試驗不適用于對纖維瀝青低溫性能的評價,需要進一步研發試驗方法;但基于BBR的彎曲梁流變試驗可很好地反映玄武巖纖維對瀝青低溫抗裂性的增強,且當玄武巖纖維摻量為3%時,抗裂效果zui佳,摻量高于3%后瀝青的低溫性能呈下降趨勢。

      3)3種纖維自身性能研究表明,玄武巖纖維在各方面都表現出色,具有較好的應用前景;聚酯纖維力學性能和熱穩定性良好,但吸油率較低;木質素纖維具有較高的吸油率,但力學性能和熱穩定性相比之下較差。因此,在纖維的選擇上應根據工程實際和瀝青種類再結合纖維的具體某一或某些性能進行綜合對比后選擇較佳。



      全文完 發布于《公路交通技術》202112

      作者簡介:黃南華(1990-),男,重慶市人,本科,工程師,研究方向為公路設計和安全研究




      Matest-Pavetest的BBR是一種熱電型低溫瀝青彎曲梁流變儀,用于測試瀝青膠結料在室溫到-40℃(±0.03℃)的彎曲蠕變試驗。 荷載由微型 伺服控制作動器施加,可施加+25N的負載,加載頻率可以從靜態到動態25Hz,無需配置空壓機供應壓縮空氣。瀝青彎曲梁流變儀通過 伺服控制,不需要頻繁校準以及重復調節空氣軸承的壓力。 只需輸入所需的荷載數值,伺服控制的作動器就會以難以置信的 精度施加并保持所設定的荷載。 使用安裝在機器正面的溫度控制器可以非常準確地控制溫度。用戶可以使用控制器或通過軟件設置 浴溫。瀝青彎曲梁流變儀系統的核心是Matest-Pavetest的控制和數據采集系統(CDAS2)和(TestLab)軟件。

      常規應用
      ?瀝青膠結料的彎曲蠕變試驗
      ?受荷載作用下的裂縫密封低溫特性
      ?滿足ASTM D6648、 AASHTO T313和SHRP瀝青試驗規 范的瀝青膠結料低溫撓曲蠕變測試


      產品特點
      瀝青彎曲梁流變儀通過伺服控制的設計不需要經常進行標定和反復 調整空氣軸承的壓力
      ▍加載頻率從靜態到動態 25Hz
      ▍不需要配套空壓機提供壓縮空氣
      ▍采用外置式固態 Peltier 帕爾貼系統直接熱電制冷 (無氟)
      ▍設計了單獨的空氣 - 水熱交換器
      ▍集成的單獨式浴槽,使用乙醇作為浴槽介質進行冷卻

      ▍通過軟件控制設定和監測水浴溫度

      全自動荷載閉環控制,無需每次開機手動調整滿點/零點等旋鈕



      了解更多產品詳細信息,獲取產品資料,歡迎垂詢TIPTOP卓致力天!


         卓致力天    卓致力天    


      服務熱線 | 400-633-0508     郵箱:tiptop@tiptoptest.com

      国产精品自产拍在线观看中文|国产精品福利2020久久|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